必赢娱乐官网-www.56net-bwin必赢56net入口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必赢娱乐官网 > 必赢娱乐官网 > 《聂隐娘》观后随记

《聂隐娘》观后随记

2019-05-12 00:55

今年戛纳,不仅有侯导的《聂隐娘》参赛,还有4K修复版的《侠女》展映。
《聂隐娘》观后随记。当年《侠女》分上下两集上映票房糟糕,后来在戛纳得到技术大奖后又精剪成一集再映才卖钱,从而开启了一段武侠电影怎么拍都能赚钱的黄金时代。(值得《太平轮》参考)
去年我有幸在侯导公司看了《聂隐娘》终剪版,七年心血初成,大爱,就在这里简写一篇,算是摇旗。
唐传奇都讲求奇诡简短,不像后来明清志怪,写着写着一个个成了忠贞于爱情的狐狸精。电影有俩小时,自然延展了一些书中没有的人物关系,走的是幽古隐秘之风,镜头远远地注视事件发生,不带主观色彩,仿佛是说书人在讲述远在唐朝的传说。
简言之《聂隐娘》肯定是不一样的电影,我们水瓶座就喜欢不一样的东西,千篇一律的爱恨情仇、飞天遁地看腻了,来个一招一式、点到为止就很爽,属于另一种美。
后来翻《侯孝贤电影讲座》,发现一切不同早已有迹可循:他说,你们说拍武侠,那我也来拍,我就来重新界定武侠。
正好今天又在电影资料馆看了《侠女》,听石隽大侠回忆当年的故事,和当时看《聂隐娘》的感觉十分相似——两部片子有太多可比性了,武侠电影在经历了张彻的盘肠大战、徐克的科学神功、李安的禅道剑影之后,仿佛又回到了最初——文武双全。
都是台湾电影扛鼎的导演,《侠女》取自明志怪(《聊斋》里的《白狐》),但胡金铨是无神论者,他把狐妖去掉了;《聂隐娘》取自唐传奇(唐人裴刑的《传奇》),里面有纸人作法,本应是魔幻题材,魔幻却是从写实开始的,“是真实世界里的荒谬性而找到了这样的一个眼光和角度”(侯孝贤语)。
女主角台词都不多,舒淇开玩笑说自己一共只有16句,我没数,可能夸张了,但确实很少。徐枫稍微多一些而已,但镜头似乎更偏爱她的眼神和身段。男人的江湖,女人本就该少言。
构图都喜欢用长镜头、大远景,主人公们行走在大好山河之中。胡金铨喜欢拍行走是出了名的,侯孝贤一脉相承,镜头不动,人物靠走位来调度。
文人气息浓厚。《侠女》里的配乐超棒,古琴、鼓点都是胡金铨的拿手好戏。《聂隐娘》更不用说,音乐之外还有一段《青鸾舞镜》的独舞。“青鸾舞镜”讲鸾鸟三年不鸣,见镜中自己以为同类,长鸣而死的孤独,是聂隐娘,又何尝不是在寺中学艺的侠女。
《侠女》拍了3年零6天,《聂隐娘》拍了7年。慢工出细活,精益求精。
我觉得电影好看,是好在可看的东西很多,胡金铨拍明朝,细到画笔都要分素描和上色等几种。侯孝贤拍的唐朝是金光灿烂,室内金碧辉煌,银杏谷,连山石都是金色的。李屏宾镜头下的每一帧画面都散发着古典中国之美,如国画。我看有人在豆瓣的电影剧照下留言说里面人物像小学教科书上的李白,确实是这个路子。
李白是唐朝人,聂隐娘也是唐朝人。侯导为拍唐朝,读了几个月《资治通鉴》。更牛的是他亲手写下所有文言对白,他说从小在乡下长大,读了很多古书,不觉得这是文言文。但细心又发现,居庙堂之高才用文言,处江湖之远是带口音的白话,分得清清楚楚。胡金铨更不用说,明史专家。电影好看,重在细节。
特别要赞一下《聂隐娘》结尾处在神农架拍摄那场戏,摄影机在山这边,道姑站在对面悬崖之上,雾起,隐娘徐徐走来,请辞,离去,至此雾已笼罩全峰,真正的”一气呵成“,感觉是天时地利俱到,上天要成全经典。
不说多,还是敬请期待吧。

因为酬酢烦扰和一场风寒,拖到今天才看了《聂隐娘》,坚持用胶片拍摄的侯导,44万英尺的胶片化为银幕上这100分钟粗砺与细腻浑然一体的光影,终于圆了我一个梦,20年后在大银幕上初遇侯孝贤。以后,只是盼望(希望不是幻想),在台北,甚至凤山的影院,遇见民国七十四年的胶片版《童年往事》。(我知道自己的喜爱甚至有些矫情。)
自《聂隐娘》后,中国的武侠将拥有一种新的风格和气质,不是胡金铨(以及他的继承者李安)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水墨武侠,也不是胡克的浪漫不羁,而是侯孝贤人性及其处境中的武侠。希望不是只有这一部《聂隐娘》。
青鸾舞镜是全片的戏眼。杀与不杀,孤独的刺客,强大、弱小,坚强、脆弱,坚守、隐忍,孤独、丰盈,感动、绝决,都在一曲琴音和那个泣血的故事里。隐娘弄刀,青鸾舞镜,对影哀鸣,至死方休。
侯孝贤还是那个侯孝贤,固定的镜头,安然的凝视,随着万物自备、日光流转的慢长节奏,虽然动起来,但动得隐忍含蓄;唯一明显的变化,甚至第一个镜头就看得出,多了中近景,少了固定镜头大全景中的悲怆关照,这当然无所谓对错优劣,但我自己还是固执地怀念他的大全景长镜。
一部武侠,却比任何影视剧都更接近千年前唐朝的真实。也许我没能力判断是否真实,但那种人与物的质感却是实实在在,无可替代。侯导的认真和功夫,当然不是为拍历史,而是为人,真实处境中才见真实可信的人性。
银幕上的每个人,主公,属臣,丈夫,妻子,军阀,刺客,男人,女人,都是那样沉默寡言。我喜欢这种沉默,喜欢这些沉默的人,沉默的故事,和沉默中的力量。
侯导说舒淇天然地具备一种罕见的能力和力量,与戏中人融为一体,张震已养成了他的气,但还没有爆发。诚然如是。但是他对张震未免太苛刻了。周韵好适合侯导,不知还会不会合作。
可是也有遗憾甚至不满足。河朔外景取自神龙架,太显茂密葱茏;田季安的内廷,透着奈良润湿之气;还有内景的过度用光,美则美,但不应是侯氏追求。导演莫要也被大陆电影美景铺排的粗俗美学追求给裹挟了吧,我宁愿这是追求真实、美术设计与现实难偿的平衡之举。有些空镜有些牵强,显得为放空而放空,为节奏而节奏,前期作品中浑然天成的时空转换和节奏感有所减弱,很怕侯导也背上侯氏电影风格之重。
今天,电影整整上画10天,兰州的影院已有下片之势,网上也多现骂声,连舒淇也出来鸣不平。繁荣的大陆市场养不起世界级艺术片大导演,而小小的台湾,几十年来虽然艰难,但奉献并守护着来自高雄凤山、台北江湖的侯导孝贤。
最后,虽然多少人说了多少遍,我仍然想再说——
一个人,没有同类。

华语大导演仿佛都想去拍至少一部武侠片,可能这是华语导演的情结。回顾华语武侠电影的脉络,在我心目中曾经有过不少古装武侠电影经典:凌云的《如来神掌之怒碎万剑门》(1965),张彻的《独臂刀》(1967),胡金铨的《龙门客栈》(1967)、《侠女》(1971)、《空山灵雨》(1979),徐克的《蝶变》(1979)、《新蜀山剑侠》(1983)、《新龙门客栈》(1992),罗家良的《五郎八卦棍》(1984),何平的《双旗镇刀客》(1990),王家卫的《东邪西毒》(1994),李安的《卧虎藏龙》(2000),张艺谋的《英雄》(2002)。从上世纪60年代一直到00年代都有武侠佳作诞生,可是最近十年划时代的武侠作品却迟迟未能出现。当大家觉得武侠电影已死的时候,又一部武侠大师级作品面世——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于今天公映,我看了下午4:30那场,不出所料,观众不多,全场连我只有4人。据说该片早在2007年就有了拍摄计划,做了大量田野调查,查阅了大量历史古籍,八易剧本,于2012年才开始拍摄。本年5月份该片获得第68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但我相信它将会在台湾金马奖上再斩获数个奖项。我看过唐代裴铏所撰《传奇》里面的《聂隐娘》一篇,篇幅仅千余字,短小精悍,人们认为这篇《聂隐娘》是后来武侠小说的滥觞。从这个作品的气质和分量来看,我想由侯孝贤来导演的话是再合适不过了。这次他不但要用文言文对白,而且一如既往地做减法,剧本上不少情节都没有在电影中呈现出来。有时候少即是多,侯导没有呈现出来的反而能够带出晦涩意蕴。
只要了解侯孝贤电影的人,一看到《刺客聂隐娘》前面数个镜头,便会知道这是他的作品。武侠只不过是他要表达的一个载体,我想即使换了别的载体(如悬疑片、战争片),他的电影风格和美学镜头还是会深刻其中。虽然这是一部武侠片,但其中的“武”的表现是非常克制的,打斗场面不多,寥寥几场每场都在数招内决胜,他认为这才是真正的高手过招。他还是喜欢用长镜头和空镜头去观察、去表达,通过与摄影大师李屏宾和艺术指导黄文英的合作,画面美得令人窒息,那些氤氲山野、炊烟农家等自然之美烘托出唐朝古风之余又反映出人物的渺小,鸟鸣笼罩下的室内自然记叙体现角色的心理世界,以大自然的变化和人物的日常生活来推进,山水画与工笔画兼用。侯导坚持用柯达胶片拍摄全片,屏幕高宽比1.37 : 1,又摈弃CG制作,由此看出他对自然的虔诚。他的电影难能可贵地集得中国古典和日本气质之大成,诗意厚实,意象万千。繁体“聂”字有三只耳,恰恰聂隐娘作为第一主角,对白奇少,因为她就是侯孝贤的化身,重在一个“隐”字上面,喜欢观察和聆听,以静制动,表面即深度。
“罽宾国王得一鸾,三年不鸣,夫人曰:‘常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见影悲鸣,终宵奋舞而绝。”“青鸾舞镜,娘娘(嘉诚公主)就是青鸾,从京师嫁到魏博,没有同类。”使府尽在隐娘耳目之下,她也明白到各人的利害关系。聂隐娘是幸运的,因为假如当初她嫁给田季安,就可能会像嘉诚公主那样孤独,像田元氏那样为了个人、儿子和元氏的利益而勾心斗角,像胡姬那样有被人害命之厄。刺杀田季安对聂隐娘来说犹如探囊取物,但她却不听道姑之师命而选择不杀,因为她不希望田季安之死招致战争。道姑一直说聂隐娘“剑术已成,而道心未坚。”“剑术已成,唯不能斩绝人伦之情。”其实到最后剑道已成的是聂隐娘,而剑道不成的反而是道姑。因此,聂隐娘的境界要比道姑要高,这也是“侠”的要求。
聂隐娘是电影中唯一自由的女性,她超脱了那个时代,此后她可寻山水,访至人。

本文由必赢娱乐官网发布于必赢娱乐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聂隐娘》观后随记

关键词: 必赢娱乐官网